Rev. Basil & Marie Sharp (謝明識、謝 Ma-Li牧師夫婦)

謝明識牧師(Rev. Basil  Sharp)在台7年(1969-1975),曾任職台灣神學院及台南神學院。主要工作為:教會與社區宣教,牧會更新等。是許隼夫牧師的同工。2002年10月26日遭一名十幾歲的孩子駕車闖紅燈撞死。

相關資料請參考:

 

 

宣教師謝明識謝瑪莉與我

許隼夫  (2009/11/9)

謝明識牧師(Basil sharp,1935-2002)謝瑪莉牧師娘(MarieSharp,1937-)。他們於1966年受美南長老教會差派來台的宣教師,曾經在台灣神學院與台南神學院擔任教學的工作。謝牧師教授教會與社會等課程,謝牧師娘教幼稚教育與英語。

謝牧師娘回憶當年九月抵達台灣的經驗,她說:「九月在美國的家鄉已經入秋了,天氣已很清涼,可是台灣仍舊像夏天一樣,非常炎熱又很潮濕;行人,牛車,人力車,腳踏車,三輪車,摩托車與汽車都走在同一條路上面;我要到開放菜市場去買沒有清潔與包裝好的東西,這是我們從未見過和經驗過的事。我們還不會講台灣話,一切要依賴人通譯。可是,我們馬上愛上台灣料理:水果,蔬菜,海產與豬肉都很新鮮。我們特別喜愛豆漿,豆腐與豆干。也感謝主,我們在台灣從來沒有壞肚子的問題。」

謝牧師與牧師娘很喜歡台灣人重視家庭關係,人民勤奮工作。他們在台灣十年中看到台灣各方面的進步神速。新舊交錯,譬如從台北坐火車到台南,換坐三輪車回家。他們的兩個小孩在台灣出生,也在台灣開始接受幼稚教育與小學教育。

謝牧師娘認為到台灣宣教是他們一生中最多彩多姿的歲月。認識台灣文化,學說台語,與台灣人為友,是他們一生最值得驕傲的日子。他們也以能夠參與台灣長老教會的宣教為榮。謝牧師與牧師娘熱愛台灣,他們在台灣十年中他們都參加台語教會,從未去英語教會做禮拜。

我在南神六年級時應聘在神學院旁邊的博愛教會當傳道。謝明識牧師從南神來合作,希望用博愛教會做實驗來發展「都市教會」的模型與事工。我這個「準傳道」有幸與他同工,也因此變成摯友。我們一同在博愛做夢,築夢。建造許多都市宣教的可能性與機會。一年後我畢業被留為助教,謝牧師與我一同到美國芝加哥去深造,學習教會更新與都市傳道的方法。學成後我們繼續回來南神同工,我們的工作致力於教會更新與社會改革的訓練。

我們在南神時成立一個「家庭教會」,我們兩家與另一位宣教師合租一間台灣古屋,經驗初代教會的生活兩三年之久,直到我離開南神去高雄開拓生命線的工作。我們由師生,同工,宣教同伴變成世交。

後來我在美國首都華府長老教會牧會,謝牧師剛好搬來首都華盛頓特區工作。當時華府教會的英語部與主日學部正需要幫手,而他們正是這些方面的專家。我就立刻邀請他們來台灣教會幫忙,他們也樂意來台灣教會侍奉。這樣,他們繼續與我們保持很親密的關係。謝牧師不幸於2002年的一次車禍中被一位醉酒司機開車闖紅燈撞死。謝牧師娘是一個癌症生還者,身體上健朗。前年我還邀請她到加州柑縣去教授一個「創意基督教教學」的聯合訓練課程。她現在年已逾七十,仍舊在教會當執事並活躍在社區中當志工。她的三個兒女都當醫生。今年九月我到華府講道時,邀她來我兒媳家共餐。她還帶女兒在台南勝利國小的學生制服來向我們亮相。由此可知,她仍舊多麼想念台灣!